1. <th id="uvnuv"><track id="uvnuv"></track></th>

    2. <dd id="uvnuv"><track id="uvnuv"></track></dd>
        <rp id="uvnuv"><ruby id="uvnuv"><input id="uvnuv"></input></ruby></rp>
      1. <tbody id="uvnuv"><track id="uvnuv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2. <li id="uvnuv"></li>

        <dd id="uvnuv"><track id="uvnuv"></track></dd>
        <em id="uvnuv"><acronym id="uvnuv"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<nav id="uvnuv"><big id="uvnuv"><video id="uvnuv"></video></big></nav>
        注冊|登錄|收藏本站|網站地圖|在線留言|騰訊微博|新浪微博歡迎來到理想中港物流官網!

        中港進出口咨詢熱線4006-797-909

        他們也在搜:中港貨運|香港專線|香港進口|中港物流|一般貿易|

        資訊默認廣告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» 理想資訊中心 » 行業新聞 » 乏力的香港,尷尬的廣州,無人可擋的深圳

        乏力的香港,尷尬的廣州,無人可擋的深圳

        文章出處:網責任編輯:作者:人氣:-發表時間:2019-06-18 10:47:00【

         在粵港澳開發區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正式印發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》。這份關于大灣區方向性的檔,勾劃了涉及包括金融、創科、青年及環保等范疇的多方面的發展。

         
        除此之外,大灣區規劃還定位了四大城市中心,分別是香港、澳門、廣州、深圳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隨著規劃全文的出臺,不少人開始全文檢索其中有關核心的信息。從時間跨度上來看,規劃近期至2022年,遠期展望到2035年,這幾年的發展足夠一個城市面貌的更新,所以哪個城市被上層給到最佳的利好,就顯得尤為重要。
         
        至少從兩年前開始,專家和媒體就多次就灣區核心問題開始了爭論,而參與“核心”議題最多的是以下三個城市:香港、廣州、深圳。
        NO. 1|誰是中心?
         
        關于大灣區龍頭的歸屬問題,其實在正式檔中有確定的答案。
         
        規劃綱要的前言,用了一大半的篇幅論述“目的”,全文如下:
         
       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,既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,也是推動“一國兩制”事業發展的新實踐……支持香港、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,增進香港、澳門同胞福祉,保持香港、澳門長期繁榮穩定,讓港澳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、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,編制本規劃。
         
        從文中不難看出,出臺這個規劃的首要目標就是“保持香港、澳門長期繁榮穩定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此外,四大中心城市在規劃綱要里的定位中,香港都是“樞紐+中心”:
         
        香港。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、航運、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,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、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,推動金融、商貿、物流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,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事業,培育新興產業,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,打造更具競爭力的國際大都會。
         
        香港中心的定位基本是板上釘釘了,地位是很高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有人統計了一下規劃中四大中心城市出現的頻次:
         
        香港(港):356次
         
        澳門(澳):327次
         
        廣東(粵):161次
         
        廣州:41次
         
        深圳:39次
         
        結果顯示,香港在文本中被提及的次數也是最多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當然,這絕不是偶然,是大灣區規劃潛在的目標指向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將會給香港帶來什么?
         
        當年披頭士樂隊主唱約翰·列儂被問道,“為什么一個英國樂隊非要到美國發展?”
         
        他當時的回答是:“在古羅馬帝國時期,當時的哲學家和詩人都要去羅馬,因為那里是世界的中心,我們今天來紐約,因為這里是世界的中心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所以對香港而言,中心地位帶來的發展是不可限量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尤其是粵港澳地區已經是“國際化程度”非常高的地區,并已具備建成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基礎條件。事實上,在跟紐約灣區、舊金山灣區、東京灣區的比較中,粵港澳大灣區在很多指標上不僅不落后,甚至還能排在前面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香港作為大灣區核心來講,實際上略顯“乏力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首先體現在創新乏力。香港在世界經濟論壇公布2018年度《全球競爭力報告》排名全球第7,亞太區排名第3,落后新加坡及日本。12個分項當中,香港在“基礎設施”、“信息及通訊科技應用”、“金融系統”及“產品市場”都高居第2位,但是在創新能力方面則表現最差,全球排名僅第二十六,是香港面對的主要挑戰。
         
        其次是經濟形勢走樣。1月30日,香港政府公布上月零售銷售近乎零增長,按年僅微增0.1%,較去年十一月的1.4%增幅進一步放緩,再創十八個月新低。另一方面,香港股市與樓市下跌產生負財富效應也逐步浮現。
         
        輿論上唱衰香港只聲不絕于耳,這也給香港帶來一定壓力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,目前香港仍舊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(僅次于紐約倫敦)、也是全球第二大國際航運中心(僅次于新加坡)、還是全球第三大對外直接投資輸出地(僅次于日本和中國內地),且擁有全球最大的國際貨運機場。
         
        至少灣區規劃一出臺,跨海交通來往方便之后不僅能將香港方面的金融、技術等帶到其他城市,畢竟它所擁有的很多現時優勢依然為珠三角所亟需。另一方面,一定程度上也能緩解香港在土地、人才方面的壓力,其實是雙方的利好。
         
        總之,理解了這份規劃就能明白,香港的中心地位是有必要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NO. 2|無解的深圳
         
        這邊廂,不少深圳人著實有點懵。
         
        規劃綱里對深圳的定位是這么說的:
         
        深圳:發揮作為經濟特區、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,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,努力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。
         
        前有香港國際樞紐地位,后有廣州門戶作用。那些本還虎視眈眈盯著,以為大灣區核心非深圳莫屬的人,深入淺出的研究了數個小時之后,發出了感慨:
         
        “什么龍頭?深圳不過是個老三!”
         
        但是,如果你也認為深圳只能當老三,就大錯特錯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別急,且聽我仔細道來。
         
        第一,雖然香港是中心,但深圳卻是最受益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《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》在城市定位上并沒有給深圳特別高的地位,兩萬多字的規劃綱要看完,基本肯定了香港在大灣區內“C位”的地位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如果仔細對比,其實香港的著力點在深圳。
         
        規劃綱要提及深圳前海的時候,下面這段話值得關注:
         
        強化前海合作發展引擎作用。適時修編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總體發展規劃……聯動香港構建開放型、創新型產業體系……推進金融開放創新,拓展離岸賬戶(OSA)功能,借鑒上海自貿試驗區自由貿易賬戶體系(FTA),積極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有效路徑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深圳前海作為深港合作項目建設,直接對接香港金融。
         
        再有一點就是,深圳是離香港最近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也就意味著,無論是到廣州還是其他七個城市,都會先經過深圳。而香港作為中心的輻射帶動作用,也必將先惠及深圳。
         
        規劃綱要也肯定了深圳作為交通樞紐的作用,明確了前海和河套地區作為粵港澳重大合作平臺的地位??傮w來說,深圳未來會沿著深港合作、以前海和河套地區為中心的方向發展。
         
        第二,廣州的位置看似在深圳之前,但很尷尬。
         
        灣區規劃上的廣州雖然是在國際級別的,但其優勢卻不是很明顯。
         
        2017年,粵港澳大灣區11市總計完成國內生產總值突破10萬億大關,達到100594億人民幣,折合15976億美元。深圳以GDP22438億的數量和8.8%的增速躍居首位。
         
        緊隨其后的香港GDP為21800億,增速3.7%,而廣州僅排第三。
         
        2018年,深圳又以總GDP24221.98億元奪得全國第一,亞洲第五,擠掉香港,連續兩年超過省會廣州。而我們把時間撥到1979年,那時候的深圳不過是個小漁村,省府廣州是老大哥,鄰居香港是亞洲四小龍。
         
        現在,曾經的小弟深圳,正在上演逆襲的故事。
         
        此外,我們不難發現,大灣區最值得期待、最有價值的項目,大多都圍繞著深圳和臨深城市之間。比如深中通道、深中地鐵,以及深圳和東莞、惠州之間的城際鐵路、地鐵等等。
         
        交通核心要道的建立,其實涉及很多利益相關的問題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而深圳處于各大交通要道上的幾何中心位置,在交通建設方面一直都發揮著核心引擎功能。未來隨著大灣區交通網越織越密,深圳的人口流動、經濟發展站上新的高度只是時間問題。
         
        第三,深圳的潛力是廣州、香港無法比擬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1978年,剛大學畢業不久的王石隨工程隊第一次來到深圳。當時深圳給他的印象就是環境不太好的邊境小城。5年后,當深圳的朋友拎著進口水果來看他,“你們怎么得到這樣的水果”,朋友說“深圳改革開放啦!”
         
        改革開放后的深圳,以“三天一層樓”的速度震驚國內,僅40年就追上了老大哥的位置。
         
        深圳的這種發展潛力也產生了“虹吸效應”:
         
        2016年,在珠海創立、并耕耘了十多年的魅族遷到深圳;2017年,廣州的恒大把總部遷到深圳;而“香港的華潤”,也在把總部的很多部門遷往深圳。未來華潤在香港,只會保留一個象征性的總部。除此之外,還有百度公司的華南總部和國際總部,阿里國際總部和阿里云計算總部等等也都搬到了深圳……
         
        關于這點,此前也有不少專家也分析過,用不了幾年,香港的世界500強總部數量將跟深圳差一大截,完全不是一個等量級。
         
        我們熟知的就有萬科、騰訊、華為……
        NO. 3|尷尬的廣州
         
        相比深圳,廣州的話語權卻大大降低。
         
        我們先來看看灣區規劃上對廣州的定位:
         
        廣州。充分發揮國家中心城市和綜合性門戶城市引領作用,全面增強國際商貿中心、綜合交通樞紐功能,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,著力建設國際大都市。
         
        與深圳的定位不同,廣州的定位則是在國際級別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是基于廣州作為華南國家門戶的區位優勢而言,它不僅是華南地區唯一的國家中心城市,也是全國排名首位的交通中心;作為傳統商貿中心的歷史底蘊而來,其在全球城市的綜合地位也是很高的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尷尬的是,廣州的競爭力卻遠不如深圳和香港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2000年末的時候,香港匯聚的資金總量是3.69萬億,廣州是0.62萬億,深圳是0.32萬億。當時香港是廣州的6倍、深圳的12倍。這樣的情況持續到了2016年末,香港就只有深圳的1.55倍,而深圳反超了廣州。
         
        除了經濟的增速放緩,廣州的人口吸引力也大不如前。
         
        據統計,2017年,深圳常住戶籍人口434.72萬人,增長11.3%,占常住人口比重34.7%;常住非戶籍人口818.11萬人,增長1.4%,占比重65.3%。從增量來看,2017年深圳和廣州常住人口增量均超百萬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是,廣州的常住人口增量卻遠不及深圳多。
         
        到了科技創新能力上,廣州的不足就更為突出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衡量創新指標的R&D投入(研發投入)上深圳的優勢相對突出。在全國所有城市中,深圳的R&D投入強度,僅次于北京,高過上海廣州。在上市公司方面,目前深圳共有370家上市公司,總市值超過10萬億元,位居全國第二位。
         
        這一數字,遠高過廣州。
         
        另一方面,在目前互聯網的發展上,廣州也有點尷尬。
         
        一方面廣州的互聯網企業算不上十分出彩;另一方面,廣州的新經濟發展在小弟深圳面前,也顯得十分黯然。特別是廣州引以為豪的文化底蘊,某種程度上也影響了外來移民的融入。相比于深圳,廣州未來的想象空間就顯得十分有限。
         
        早在去年5月,廣州市國規委主任就明確表示,在新時期下,廣州要做世界級城市群的核心門戶。彭高峰梳理分析國內外標桿城市遠景規劃的目標和戰略重點,歸納出國內外標桿城市重點關注經濟實力、交通網絡、科技創新、國際聲望、生活質量五大價值導向。
         
        事實上,大灣區規劃也將其定位為“國家中心城市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灣區規劃中,只有香港和廣州被定位為國際大都市。
         
        在大灣區規劃全文中,創新、科技和經濟均為高頻詞語。創新出現了139次,科技出現了74次,經濟出現了73次,由此可見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和產業屬性。此時的廣州和香港的位置就有點危險了。
         
        2017年,巴曙松在深圳留下一句玩笑話:
         
        廣州香港將淪為“環深圳城市”。雖然目前來看有點超現實主義,但也是暗示了深圳極其有潛力成為灣區龍頭城市,給廣州和香港敲醒了警鐘。
         
        可見,灣區尚未成功,港廣仍需努力。
         
        但另一種情況也不得不注意。
         
        《史記·淮陰侯列傳》有書:“莫若兩利而俱存之,三分天下,鼎足而居。”
         
        未來三個城市是否會因為政策、資源傾斜加持,出現三足鼎立的局面,誰也不知道。但就目前來看,這三個城市中心都有自己的獨特優勢和獨特的定位,如果分工協作,灣區內的城市圍繞中心城市帶動下游城市,相互競合,定能促進大灣區的全面崛起。
         
        理想物流專注中港運輸、快件過港、一般貿易、包車、拼車、進出口。

        相關資訊

       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_伊人成综合网伊人222_哈尔滨露脸疯狂对白在线视频_99re久久这里只有精品6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